歡迎您來到成長之道心理文化交流有限公司!

16年的專注

0351-4728868

服務熱線( 早8:00-晚上10:00 )

論紅樓夢的婆媳關系

來源:  日期:2012年11月03日  閱讀:

 

      摘要<紅樓夢>的婆媳關系是賈府家庭倫理關系的一個基本組成部分,作者通過對兒種不同樣態婆媳關系的描寫,展現了封建大家族在脈脈溫情掩蓋下復雜的人際關系,它們也是釀成這個貴族大家庭社會人生悲劇的一個重要原因。當然受作家創作中潛意識倫理化傾向的影響,其對婆媳關系的描寫仍未能突破傳統的社會倫理道德層而。
     關鍵詞:紅樓夢;婆媳關系;融洽型;一般型;緊張型
   論紅樓夢的婆媳關系

       從社會學的家庭分類方法看紅樓夢N的賈府無疑是一個典型的多代同堂擴大復合家庭,這也是中國封建社會貴族之家的卞要家庭模式,人」‘興旺是他們普遍的追求,也是作為他們榮宗耀祖的重要標志。
       但人多、代際層次多,家庭倫理關系自然也就十分復雜,其中既有血親、姻親關系的如父子、叔伯、兄弟、姊妹、夫妻等,也有基木毫無瓜葛的外來者如婆媳、如嫂關系等。同在一個屋檐卜,相互之間的利益爭端、矛盾自是不可避免,特別是其中的婆媳關系。俗語云:“十對婆媳九不和”、“婆媳和,全家樂。”婆媳關系一緊張,父子關系、母子關系、公媳關系、夫妻關系往往隨之而緊張。文學史上,由婆媳矛盾而釀成的家庭悲劇可以說是中國傳統的敘事作品的基木卞題之一。當然,不同于傳統卞干家庭矛盾比較集中的婆媳關系,紅樓夢的婆媳關系僅是其家庭眾多復雜關系和矛盾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而作者也以比較生活化的方式描述了賈府諸多婆媳的日常生活,展現了世家大族在禮制約束以及脈脈溫情掩蓋卜遮不住的家庭倫理沖突,為傳統社會卜不同樣態的婆媳關系提供了形象的社會標木。
       傳統社會的婆媳關系顯然是一種極不平等的人際關系,其中婆婆處于絕對的支配地位,做媳婦的只有服從、孝敬的義務。“傳統的家庭倫理道德雷打不動地維護婆婆的尊貴地位和對兒媳頤指氣使的特權,而兒媳的人格和尊嚴則備遭貶抑,幾至掃地。’,”’因此也造成了許多家庭悲劇和社會普遍婆媳關系的緊張,這在許多文學作品中都有生動反映。但(} i_樓夢期刁破了以往過于單一的緊張型故事,還原了生活豐富多彩的樣態,描繪了多種類型的婆媳關系。其中既有關系比較和睦的融洽型如賈母與工夫人,也有關系雖不親熱,但也基木相安無事的一般型如賈母與邢夫人,更有因各種原因從一般型發展至沖突不斷緊張型的如邢夫人與鳳姐,薛姨媽與夏金桂之間的沖突則是卞干家庭婆媳關系緊張的代表。

       一處比較好,工夫人毫不猶豫地說:“憑老太太愛在那一處,就在那一處。”四十回,賈母和劉姥姥在園內逛著,鳳姐問工夫人早飯擺在哪里時,工夫人也不加考慮地說:“問老太太在那里,就在那里罷了。”四十二回,當賈母說她想了個新法子給鳳姐過生日,工夫人還沒聽是怎樣的一個辦法就說:“老太太怎么想著好,就怎么樣行。”九十四回,賈府上卜都往怡紅院觀看木已枯萎卻突然盛開的海棠時,賈母說:“這花兒應在二月里開的,如今是十一月,因節氣,還算十月,應著小陽春的大氣,這花開因為和暖是有的。”工夫人非常贊同的應道:“老太太見得多,說的是。也不為奇。”由此可見,在工夫人眼中,老太太說的都有理,什么都依她的意思就是了,哪怕賈母錯怪她。四十六回賈母就因“鴛鴦事件”狠狠的責備了木不知情的工夫人,她“雖有委屈”,卻“不敢還一言”,因為她懂得曲從這個道理,無論婆婆說的對或錯,都不能頂嘴。
       除了媳婦們很難做到的曲從之禮,一般的侍養之禮如晨昏定性等,工夫人更是烙盡職守,始終如一在賈府舉行的所有重要的聚會包括家庭的小聚會中,幾乎每次都可以看到她在賈母身邊侍候的身影,而賈母的牌桌更鐵定有工夫人的一個位置。安享晚年的賈母很喜歡熱鬧,這與經常吃齋念佛的工夫人未免有些觀念不一樣,雖然她不能理解賈母對鳳姐的寵愛,時時提醒鳳姐不要越禮,但尊重并讓賈母開心是她做媳婦的基木準則。因此,和睦相處,和諧融洽是這對婆
媳不錯的突出的特征。
       但在賈母的眼里,工夫人是否是她喜歡的兒媳婦呢?第二十五回,賈母在與寶釵等人的談話中說到對這個兒媳的看法:“你姨娘可憐見的,不大說話,和木頭似的,在公婆跟前就不大顯好。”這句話顯然不是肯定而是頗有微詞。分析其原因,通過賈母回憶自己年輕時管家的作風不難看出,工夫人和賈母不是志同道合的同路人。不過賈母接著又說“不大說話的又有不大說話的可疼之處,嘴乖的也有一宗可嫌的,倒不如不說話的好。”在賈母的兩個兒媳婦中,比較而言,工夫人在賈母而前沒有多少表情和言語,只是一味地順從,也確實有她的“可疼之處”,這就怪不得賈母要
把賈府的家政交給她了。
二、賈母與邢夫人
      邢夫人是賈母的大兒媳婦,除了出身一般,又是繼室,再加上賈母不喜歡大兒子賈赦,總之,賈母將家政大權交給了工夫人,并與小兒子住在一起。這種不很正常的家庭關系自然造成了賈母和邢夫人媳之間一種比較隔膜的關系:既不融洽和諧,卻也不至于發生沖突。其實,生活中大部分的婆媳關系都可以歸入到這一類型:一般型或平淡型。
     對于自己的這對兒子媳婦,賈母心理十分清醒,她既不指望他們如何孝順,也希望他們不要惹自己煩'hu,能來“應個景兒”就算了,因此在賈府眾多的家庭聚會中,不僅難覓賈赦的蹤影,即使邢夫人也較少參與。一十九回的平安蘸,賈府幾乎是內宅全體出動,卻唯獨看不見邢夫人的影子。四十回的吃螃蟹賞菊花,老太太兩宴大觀園那樣熱鬧的場而,缺席的也是邢夫人。盡可能少的接觸倒也不失為處理一般婆媳矛盾的好辦法。而賈母對這個大兒媳婦的評價也可謂一語中的:“一味怕老爺,婆婆跟前不過應個景兒。”應景的邢夫人在許多場合話語不多,或者基木像個木偶,不僅一些重大活動如可卿葬禮、元春省親、除夕祭祀等,即使日常的家庭聚會如元宵節家宴、中秋節聚會等,也難以看到她活躍的身影,與她自己的兒媳婦鳳姐形成鮮明對比。
      分析邢夫人在賈府的位置其實也是滿尷尬的一種境地。她既沒有弟媳工夫人和兒媳鳳姐那樣家世顯赫的娘家,自己也沒生得一男半女,何況又是繼室,在封建社會的大家庭里,這樣的女人可以說是沒有半點能夠依恃的資木。再加上丈夫又是聲色之徒,不時跟小老婆尋歡作樂,哪里把她當回事,除了想討鴛鴦,派給她任務,平素里大概連理都不大理她。這種情況之卜,她“奉承賈赦以自保”都來不及了,哪還有閑情去討好婆婆!如果她能理智地看到這種尷尬處境,若無力改變現狀,就只有承認現狀,茍安求全。但是可惜,她也做不到這點,反而繼續無端生出一些尷尬事來,不僅惹惱善良的婆婆,還不時地和自己的媳婦鳳姐過不去,代賈赦向賈母討鴛鴦作小老婆就是她作為尷尬人的一件極尷尬之事。
      “鴛鴦事件”使得賈母和邢夫人婆媳之間終于打破了表而上的平淡和氣,清醒的賈母立即看清楚了大兒子的別有用心:“你們原來都是哄我的!外頭孝敬,暗地里盤算我,有好東西也來要,有好人也要,剩了這么個毛“‘頭,見他待我好了,你們自然氣不過,弄開了他,好擺弄我!”在賈府里誰不知道鴛鴦是賈母的左右手,少了她等于賈母少了一只胳膊,可是作為一個媳婦,她卻反而不知道,并不顧鳳姐的勸說,居然想親自開口去跟婆婆討鴛鴦,難怪賈母要對邢夫人大發脾氣:“我聽見你替你老爺說媒來了,你倒也二從四德,只是這賢惠也太過了!”“他逼著你殺人,你也殺去?”自鴛鴦事件之后,邢夫人與賈母的關系是越發冷淡了,不過善良的婆婆在臨終散余資還是沒有虧待這位有點“左性”的大兒媳婦。
三、邢夫人與鳳姐
       邢夫人和鳳姐這對婆媳的關系如同她們在賈府中奇怪的位置而表現出不同尋常。邢夫人是榮國府里的長門媳婦,但管家的大權卻在弟媳工夫人手中,厲害能干的鳳姐雖是她的兒媳婦,卻是工夫人的內侄女,并在工夫人的監督卜卞持家政,又深受自己婆婆賈母的疼愛。她們婆媳之間的關系經歷了一個由一般型向沖突緊張型發展的過程。
      “鴛鴦事件”之前的和平共處:這一階段,邢夫人對鳳姐雖談不上疼愛,但還是把她當媳婦看,也維護她的臉而。十二回,當秦氏病逝,寧府無人料理喪事,賈珍便向邢、工一夫人借用鳳姐。邢夫人極為大度地笑著說:“你大妹妹現在你一嬸子家,只和你一嬸子說就是了。”四十二回,賈母提議湊份子為鳳姐過生日,開仔夫人、工夫人也說要出16兩。邢夫人出錢不乏逢迎賈母之意,但也算給了媳婦臉而。另外,在賈璉因偷情和鳳姐產生的沖突中,邢夫人也用長輩的威嚴維護了鳳姐,盡了做婆婆的職責。從鳳姐這方而看,剛過門才兩二年的鳳姐,也基木遵循傳統的婆媳之禮,與婆婆相處沒有多大的沖突。尤其“鴛鴦事件’,,“鳳姐知道勸不住了,硬勸卜去毫無結果,只會把她和邢夫人的關系弄僵,于是她選擇收回自己的意見,順從婆婆的意思,遵守作為一個媳婦的木分,以盡‘事奉舅姑,之道。”.4.
      “抄檢大觀園”之前的日趨緊張:自“鴛鴦事件”后,邢夫人開始不斷地挑剔、刁難鳳姐,六十五回作者即借卜人之口交代了她的不滿:“雀兒揀著旺處飛”,“自家的事不管,倒替人家去瞎張羅!要不是老太太在頭里,早叫過他去了”。但鳳姐在日常生活中仍盡著媳婦的木分,如對邢夫人交給她的邢帕煙“憐他家貧命苦”,倒是“比別的姐妹多疼些”。七十一回的捆老婆子事件是婆媳兩人矛盾的次公開化。
      “有她的被賈母冷落眾人慢待的憤i,有她的不得參加猜謎會、螃蟹會的怨氣,有她的得不到她那個級別待遇的不平,也有她的不能像別人大紅大紫的嫉妒,mlslleol又有在側一干小人,心內嫉妒,挾怨鳳姐,便挑唆的邢夫人著實憎惡鳳姐。于是,邢夫人便趁著一次機會當眾諷刺和挖苦鳳姐,讓鳳姐卜不了臺。七十二回,迎春乳母因聚賭被查獲,邢夫人又來數落迎春,她所說的一大篇話,’限怨交加,與其說是教訓迎春懦弱,不如說在發泄對賈璉,特別是鳳姐的積怨。
       婆媳關系的徹底破裂:邢夫人和鳳姐婆媳關系的進一步惡化,是七十四回的抄檢大觀園,這次婆媳的交鋒,是由邢夫人挑起,不錯的后鳳姐勝利了,卻使婆媳關系走向決裂的邊緣。事件起因于傻大姐拾到的繡春吏,但邢夫人卻將此事當成殺手銅,存心擴大事態,惟恐大卜不亂地交給了工夫人,起到了“把鳳姐和工夫人一同放在火上烤’,的作用。’6,當然,接著的抄檢大觀園既是一出鬧劇,又是一出悲劇,木是一次“掃黃’,的行動卻“演化為對美好純真的栽害’,,’6’而她們婆媳關系的破裂倒還在其次。一百十回,在處理賈母的喪事上,邢夫人和鳳姐婆媳關系走向了徹底的決裂。當時的賈府內外交困,鳳姐力拙失人心又病倒,作為婆婆木應扶一把,幫兒媳度過坎坷,可邢夫人不但沒有同情鳳姐,反而在一旁挑唆,說風涼話,氣得鳳姐就像啞巴吃黃蓮—自.苦說不出,頓時“眼淚直流”、“噴出鮮紅的血來”倒在地上。
        總結她們婆媳一人關系發展演變的全過程,邢夫人顯然居于矛盾的卞要方而,而鳳姐也負有一定的責任:“工熙鳳用貴豪門千金的眼光斜晚著邢夫人,邢夫人以封建婆婆的威力鎮壓著工熙鳳。可謂旗鼓相當,難分難解,這才形成了長期的對峙。;}}}}EOao其次,賈母的偏愛,使邢夫人既有婆婆權力的失落感,又嫉妒鳳姐的得寵;再次,大房與一房微妙的權力矛盾,也間接導致了婆媳的不合;不錯的后是卜人們的挑唆使婆媳心生嫌隙。總之,邢夫人和鳳姐婆媳之間的關系是“按照生活原貌以不錯的平兒不錯的瑣碎的方式展開,作者完全摒棄了戲劇性或極端性的描寫,在人人習見不焉的日常生活的場景中營造了一出灰色的人間悲劇’!
四、薛姨媽與夏金桂
       “在老年寡婦和她的兒子、兒媳所組成的非完整的擴大家庭中,婆婆和兒媳爭奪她們共同關心的男子的情感,是這個家庭內的永恒難題。’,’9,薛姨媽與夏金桂這一對婆媳關系的緊張雖也因為“她們共同關心的男子”,但矛盾的卞導方而卻與傳統的卞題正好相反,不是因為婆婆的專制,而是來自媳婦的驕橫和撒潑。
      “薛姨媽是個慈愛的母親,善良的婦女,以舊道德衡估,她是個十足的賢妻良母,她已經出色完成了那個時代要求女性的種種責任和義務。’,”。,自然,她也是一個十分善良和稱職的婆婆。為了不爭氣的兒子薛蟠,薛姨媽木想用婚姻來改變他,但可惜娶進家門的卻是一個“攪門精”—【之金桂。
       同樣是“皇商家庭”出身的夏金桂,外具花柳之姿,卻內秉風雷之性,是作者塑造的少有扁平式人物“金桂剛到薛家,就想自豎旗幟,先整倒薛蟠,然后折磨香菱,挾制薛姨媽。’,’這樣評價夏金桂的:生得亦頗有姿色,亦頗識得幾個字。若論心中的邱壑經緯,頗步熙鳳之后塵。……今日出了閣,自為要作當家的奶奶,比不得作女兒時靦腆溫柔,須要拿出這威風來,才鈴壓得住人;況且見薛蟠氣質剛硬,舉止驕奢,若不趁熱灶一氣炮制,將來必不能自豎旗幟矣。又見有香菱這等一個才貌俱全的愛妾在室,越發添了“宋太祖滅南唐”之意,“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之心。薛蟠與夏金桂結合后,不是二大一大吵,就是一日一小吵,家無寧日。開始時,薛姨媽還是心疼媳婦、向著媳婦的,認為是兒子“折磨人家”。金桂見婆婆如此良善,越發蠻橫連婆婆也不放在眼里了,不久又千方百計借自己的貼身“‘鬢寶蟾與薛蟠發生暖昧關系來治香菱。薛姨媽聽見金桂句句挾制兒子,終于看清了媳婦百般惡賴的樣子,于是在罵兒子的同時也拐彎教訓媳婦。但夏金桂哪有這么容易讓人教訓的,于是她不服氣頂了回去,薛姨媽聽了,氣的身戰氣咽道:“這是誰家的規矩?婆婆這里說話,媳婦隔著窗子拌嘴。虧你是舊人家的女兒!滿嘴里大呼小喊,說的是什么!”金桂一不做一不體,越發發潑喊起來了,什么顧忌都沒有了。這樣折騰了一段時間后,薛蟠后J晦娶了這“攪家精”,時常出門躲著,眼不見為快。可憐薛姨媽每次都暗自落淚,不錯的后還氣得動了肝火,};司出了病,家丑也弄得人盡皆知。
五、結語
        紅樓夢腫的婆媳關系除了以上幾對,描寫到的還有尤氏與秦可卿、工夫人與李縱、工夫人與薛寶釵等,另外賈母與鳳姐以及賈母與李縱等婆婆與孫媳婦之間的關系也屬于傳統婆媳關系的范疇,但要之大都沒有超出上述幾種婆媳關系的類型。分析考i_樓夢職d婆媳關系的描寫卞要有兩個突出特點:其一是男人的不在場或者淡化,也即丈夫或兒子在婆媳關系中的缺失。這在融洽型婆媳關系中倒還容易理解,但在沖突型婆媳關系中,讓矛盾直接或卞要由兩個不同代際之間的女人而產生,無疑缺少了某種人性深度的開掘與碰撞,如賈赦、賈璉、薛蟠的存在并沒有增加多少矛盾沖擊的力度和強度,從而婆媳沖突悲劇的意蘊也就不夠深刻。在某種意義上,它甚至還不如(}L雀東南飛》、(}9P齋志異·珊瑚>}作品中的婆媳沖突更具震撼意義和價值。其一是作者潛意識倫理化傾向的遮蔽樓夢腫的婆媳關系顯然卞要是按照傳統的家庭倫理道德觀而展開,是非對錯多歸結為人物個體的道德品質或道德修養,沖突中雖然利益的爭奪有時也成了焦點,但婆媳的形象大都只有“倫理的真實”,而非生活的真實。這卞要與作者的創作態度密切相關,或者也可以說是作者潛意識中對這些有著自己親人影子的形象遮蔽的結果,因此作者的好惡決定了形象的倫理化程度。在遮蔽的同時,偶爾的曲筆也就顯示了它的價值,如描寫賈母和工夫人在寶玉婚姻選擇上的分歧、尤氏在秦可卿葬禮上的裝病等。
       當然紅樓夢》刊婆媳關系描寫的貢獻也是比較突出的。其一是突破了傳統婆媳矛盾或由婆婆或由媳婦單向度展開的模式,向雙向度展開來發展。如邢夫人和鳳姐之間的沖突,雖然說卞要是由邢夫人卞動挑起,但鳳姐對矛盾的激化也負有一定的責任。其一是對婆媳關系新理想的呼喚。如果說賈母和工夫人一定程度上代表著傳統理想的婆媳關系,而賈母與鳳姐這對婆婆與孫媳婦身上則明顯寄托著作者對婆媳關系的新理想。“賈母與鳳姐都存在著對有別于傳統倫理的內在心理追求,即企圖在之間能建立起互相信任,互相關愛的新穎婆媳關系,其目的為了有一個婆媳間寬松、和諧的外在生存環境。’,”2,其二是把婆媳關系放在家族衰敗的過程中展開。這卞要是指邢夫人和鳳姐之間的婆媳矛盾,因利益而生沖突,因衰敗而加劇矛盾,使得大家族的人生悲劇和社會悲劇不可避免。


 

太原市成長之道心理咨詢中心

地址:太原市金港B座1603

電話:0351---4728868 13935138939

網址:http://www.mazv.icu/

 
 

 

上一篇:聰明男人如何處理好婆媳關系
下一篇: 淺析當代中國婆媳關系
甘肃麻将规则
怎样稳买时时彩怎样稳赚 金殿国际棋牌 手机软件pk10直播开奖赛车网站 北京pk拾赛车视频直播 双色球彩票投注技巧 微乐二人斗地主规则 内包胆是什么 阿贾克斯 猜大小单双技巧 官网mg平台 金花线上娱乐 买时时彩 秒速时时害死多少人 全天飞艇计划精准版 安徽时时直播 足彩套利